瑾醉昀〈阿鱼阿鱼是条咸鱼〉

请大家看看我的置顶
催更扩列群:711213973
“不信宿命,不需俗名。
清浊自在人心,
善恶是非,正邪黑白
远不是我等可以操控的。”

我们班的黑板报!
其实早就画好了而且上完色,但月考和期中考连在一起就忘记发了1551
而且上色丑就不发了……
不过无论如何还是发一下吧
顺带吐槽一下我闺蜜[辣过短头发入镜的那位]天天玩我qwq

想接着桑瑶那篇《魂香》开车,剧情大概涉及囚禁,喂药,道具,语言侮辱和当着蓝大和复活的聂大爱爱等等一系列黄♂♥暴play

有人想看吗,想看我就写


这两天运动会,累死了1551

不过看到了很多lo娘和同袍还抱到了熊本熊!nice!

然后看到了各自帅气的小哥哥的社会主义兄弟情♂积攒了梗♥


好了,期中考试翻车了嘤嘤嘤


小姐姐们扩列吗,性感阿鱼在线挖坑1551

金子勋的撒币日常[番外一]

沙雕段子,很短

我猜瑶瑶想对金子轩竖中指

我猜几个大尾巴狼想和金子轩切磋切磋

依旧是ooc的一天


     金子轩很宠金光瑶。

     有多宠?

     要月亮给月亮,要星星给星星,连岁华都给你扔着玩那种。

     瑶瑶:我并没有要那些东西谢谢:)

     岁华:我有一个假的主人:)

     为什么?

     你见过哪家弟弟这么乖巧懂事,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既能帮哥哥追到嫂子还能帮哥哥处理公务好让哥哥和嫂子出去度蜜月?

     让时光倒回五年前。那时的金光瑶才七岁,在别人家的熊孩子调皮捣蛋的时候自家弟弟就在帮哥哥出谋划策了。

     “哥,像你这么傲……”

     “傲什么?”

     “这么傲气怎么追嫂子?嫂子这么温柔的一个人被你气成那样你不放下身段哄哄怕是要被甩。”

     “哦,那我该怎么做?”

     金光瑶看着对面那张和自己有三分像的脸,暗地里翻了个白眼,心里悄悄诽谤道:死傲娇,情商真是被狗吃了!

     总之,在金光瑶的出卖色相的神助攻下金子轩终于抱得美人归。在那之后,金子轩对金光瑶更加上心,竟完完全全成为了一个弟控。

     金子轩:我弟真可爱,他是世界上最好的弟弟!

     然后这个死弟控防狼防的更厉害了。

     聂、曦、勋、澄: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

金子勋的撒币日常[一]

all瑶向,结局不定

不带脑子的沙雕文

瑶瑶的身世看到后面会解释的

今天期中考要死了qwq

本章涉及隐藏曦瑶,聂瑶,澄瑶和金子勋真香现场[高亮]

我知道很ooc,凑合着看吧





1.

     大家好,我叫金子勋,金家旁系弟子,当代宗主的亲侄子,年方二八,俊美风流,聪明机智而富得流油……你问什么?有道侣了吗?


     你过来,本少爷不打死你。


2.

     咳咳,扯回来扯回来。


     你少爷我怎么可能缺道侣?有了道侣就不能到处浪了不是?而且日常起居都要耳提面命你,本少爷何必去遭这份罪?


     单身万岁!


     我!金子勋!就算从金陵台调下去,死外边,也不会找什么道侣!


     我!莫得感情!


     “啪!”正当金子勋遣走下人,站在金陵台的楼梯口立下flag之时,一个团子从后面扑过来撞上金子勋。金子勋一个站不稳,连人带团子滚下了金陵台。出于本能,金子勋一把抱住了团子。


3.

     “草!你TM谁啊!敢撞老子!”好不容易滚到底停了下来,金子勋一下跳了起来向掉出他怀中的团子吼道。那惊魂未定的团子愣了愣,一双大大的眼睛了慢慢弥漫起了水光,只听他怯生生地开口道:“对,对不起……后面有人要抢我的东西,我一不小心就,就壮上你了……”说完,他又小心翼翼地爬起来去抓金子勋的衣袖,“哥哥不生气,阿瑶请你吃糖好不好?”


     卧槽!好萌!


4.

     团子见金子勋盯着自己不说话,心里怕得很,只能低下头抽抽搭搭地小声哭起来。


     大明哥哥说过男子汉不能哭的,阿瑶不是男子汉了……


     金子勋被哭声唤回神智,看着那小小的一只心里极为复杂。明明是自己被撞下来为什么这个小屁孩这么委屈?金陵台什么时候多出来这么一个小东西?既穿了金星雪浪袍点了朱砂有为什么会不认识本少?


     金子勋想发火,可看着那可怜巴巴的人又难得的不忍心,只好凶巴巴地骂一句:“别哭了!”团子又被吓到了,呆呆的看着金子勋只知道掉金豆豆。


     啧,小孩子真是麻烦!


     金子勋一把把孩子抱起,别扭地帮他擦了眼泪,见他没反应又拍拍团子嫩生生的脸蛋,道:“傻了?”团子眼珠转了转,下一个动作吓得金子勋把他丢到地上——小团子向上一窜,揽住金子勋的脖子就就将脸埋入金子勋的脖颈处,声音甜甜地叫了声“哥哥~”


     emmmmmm……这崽子好可爱_(:з」∠)_


     真香~


5.

     “子勋!”一只白色的大鸟不不不不不一道白色的身影御剑从天而降落在金子勋背后,脚下的岁华昭示着他的身份——金子轩。“你看到一个孩子了吗?有点矮,才到你膝盖。”


     瑶瑶:很好,轩哥我记住你了:)


     金子轩:不不不不不不要这样对哥哥1551


     “孩子?你说这个?”金子勋有些后怕地转过身,让金子轩看到怀里的团子。“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屁孩,居然跑过来把我撞下了金陵台!”“什么?!”金子轩连忙把团子接过来抱着。金子勋原还想着劝金子轩手下留情却不想金子轩一脸焦急地问那小屁孩:“阿瑶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里?!”


6.

     孩子摇摇头,小小声说:“是我不好……不该不听哥哥的话,乱跑还差点被坏人抓住抢了东西……”“什么?!竟然有人敢在金陵台上抢人?!阿瑶,告诉哥哥那人长什么样,哥哥帮你报仇!”团子又摇头,刚想告诉金子轩不用了就听金子轩问:“话说,哥哥叫去帮你沐浴的仆人呢?”“啊?”


7.

     “小少爷————”莫名其妙被扣了一口大锅的真·小可怜匆匆赶来。团子见了他便急急往金子轩怀里缩。金子轩拍拍他后背,瞪向小可怜:“你想抢阿瑶的东西?”小可怜脖子一缩,立马辩解道:“大少爷,你可知小少爷身上的东西是什么?那些东西呆在小少爷身边真的好吗?”金子轩转头去看团子,团子也抬头看他,兄弟两对视了半晌团子才扁着嘴从怀里掏出几样东西:绣着云纹的白布条条,雕着兽首的玉佩和一个小巧精致的莲花样铃铛。


8.

     “……”金子轩看着那些东西十分无语,将团子递给仆人并嘱咐仆人不用收走后仰天长叹。


     仙门百家连个孩子都不放过了。


9.

      哦不,这些人里不包括我。


     一旁被无视了很久的金子勋很委屈,很想哭唧唧。


10.

     “子轩,他是哪家的娃?”金子勋看向金子轩。金子轩瞅他一眼,“我家的。”



     大少爷,这个金家都是你的!我TM是问他是哪家旁支的!


     “我是说——”“我家的。”金子轩又重复了一遍。金子勋动着他那个猪脑子慢慢思索了一下,大惊:“子轩你变态!”


     “啪!”恭喜金子轩同学获得一血!


     “那是我弟弟!亲的!”金子轩忍无可忍地死揉金子勋的头。


     这个臭流氓!和魏无羡有的一拼!


     魏无羡:我做错了什么?!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金孔雀老子和你没完:)


敛芳[你×金光瑶(性转)]

完全版,懒得挂链接了
雷!不要挂我!想满足一下我日瑶瑶的愿望!神级ooc!
文体无关。

     夜已深。
    
     你揉揉胀痛的太阳穴,对满桌的公务感到无奈。近来修仙界事情繁多,你不仅要处理自家的事情,还要帮衬着自家小娘子办好金家家主交替的琐事,谋取仙督之位。

     啧,肚子饿了。

     你起身,欲唤侍从进来却被一只白皙柔软的手按回了凳子上。你微微一惊,一回头就看见了本该躺在床上的夫人托着碗汤水温柔的看着你。你顾不得其他,接过金光瑶手里的东西放在案上便把她拥进怀里。

     “怎的还不睡?可吃过药了?”轻抚金光瑶眼下淡淡的青黑,你心疼的问。她的身子不好,前几日着了风寒,尽管你知道她这样也能把公事做好,但还是抢了她的文书让她好好休养两天。“哪有这么脆弱?”金光瑶笑着轻拍你的胸膛,娇俏的模样让你忍不住凑上前亲了亲她的面颊。她也不躲,甚至在你退回去时回亲了你一口。“这样才对,白白让你占了我的便宜我才不干。”

     小气极了。

      可你偏偏就爱全了她这副性子。

     “赶紧喝汤吧,我特意和嫂子学了一天的。”金光瑶掐了一把你的脸,“看看你,都瘦了。”“为夫那是被你的公务闹的,你说你要怎么补偿为夫?”你不要脸的向金光瑶邀功,仿佛她不给你点甜头你就要满地打滚似的。“噗嗤——”金光瑶看着你滑稽的表情笑得欢快,又拉起你的手按在她的小腹上。“我两个月没来月事啦。”“是不是病了?!”你吓了一跳,明明自己都这般细致呵护了,是哪出了疏漏?

     仔细回想了一下,你既没有忘记夜里给金光瑶盖被子,也没有忘记亲手熬药茶端到金光瑶面前盯她喝掉,日常起居不无小心伺候着,是有谁气到自家亲亲娘子吗?!

     日,老子捧在手心含在嘴里供在心上的人居然被欺负了?!被老子发现是谁老子不扒了他的皮!

     金光瑶对你的脸色一会疑惑一会愧疚一会又变得愤怒而感到无奈,她叹口气,戳着你的眉心将你的心神唤回。“我的意思是说,我有喜了。大夫说了,整整两个月啦。”

     有,有喜了……?!
———————————————————————

     你呆呆的看着金光瑶的脸,又慢慢低头伸手摸上金光瑶的小腹,在她的肚子里,睡着你们才两个月大的孩子。

     你突然想起了什么,急急抬头:“阿瑶!那药我一直在喝!我绝对没有停过!事后都仔细处理过的!”

     你和金光瑶成婚两年,感情甚好却没有子嗣。并非是修仙之人难有后代而是金光瑶不愿。

     是的,金光瑶不愿。

     幼时的记忆依然深深地铭刻在她心里,尽管认主归了宗,可她仍被那个所谓的父亲嫁给了她从未见过的你,就算你以真心待她她也未曾放下着段经历。金光瑶想,如果我没有能力护住我的孩子,那他还是不要来这世上遭受这般苦难的好。

     而这一切,你都明白。

     三年前你在聂家初见那时还叫孟瑶的她便上了心,在听到她回了金家后一刻不停地备了聘礼上金麟台提了亲。你也曾后悔过,但不是后悔娶了她而是后悔为什么不和她先培养起感情再来求亲。若不是自己太过鲁莽,成亲的那一年自己也不会和阿瑶闹的关系这么僵。就算后来两人敞开心扉谈了整整一夜你也没有解开她的所有心结。

     至少,她还不愿怀上你的孩子。
 
     你知道她还没有完全信任你,你知道她要权利要地位要尊重,你也知道她有和野心相当的手段。于是,你替她威逼利诱金光善把孟诗供上了宗祠。你也没有阻拦她回到金家,反倒一再放纵她,连手中的力量全送到了她的面前。

     至于孩子——慢慢来,她不愿便不生,总该不能让孩子成为她的绊脚石。

     在你们真正圆♥房的那晚,你当着她的面喝了一碗药。看着她困惑的脸,你轻声说,你身体不好,不想要孩子的话,我来喝药吧。金光瑶错愕却没有疑问。就这样,你们两个一直保持着这样的默契,丝毫不提要孩子一事。现在金光瑶说她有孩子了,怕是这好不容易挣来的信任和温情都要破灭了!

     “阿,阿瑶……我发誓,我绝对没有不喝药,我绝对不是故意的,如果是我做的,我,我,我就被天打雷劈,不得唔——”你焦急的抱着她,眼里满满的都是害怕,嘴里的毒誓还未说完就被金光瑶伸手堵住了,“看你那傻样,瞎说什么呢?”金光瑶瞪了你一眼,“你那药是我换的。”

     嗯?!

     你愣愣的看着金光瑶,金光瑶摇摇头凑到你的耳畔,“两个月前,家里清谈会你出去忙了,我便让大夫把药给换了。”“可,可你不是?”你心里大震,而未说完的话被金光瑶接上:“仙督之位我已有十全的把握,金家的事情更是不足为虑。怎么,你都不怀疑这个孩子不是你的?”

     “不可能。”你摇摇头,将头埋在金光瑶的胸前,“阿瑶不是这样的人,我信你。我只是担心,你的身子还未养的大好,怀了孩子之后怕是要受罪了。”“不怕。”金光瑶摸摸你的头,声音里却莫名带着丝丝哽咽。“哭甚?”你替她抚去眼角的泪,却不想金光瑶拉着你的手吻了过来。

     到嘴的肥肉哪有不吃的道理?

     你含着金光瑶温软的唇,慢慢撬开了她的齿关,引导着她的舌与自己的纠缠在一起。一点未能咽下的涎水自嘴角溢出,滑下金光瑶小巧的下巴,落在她的衣襟上。许是喘不过气,金光瑶伸手推推你,你念着她怀孩子便只能不甘的松开她。金光瑶无力的坐在你身上,平复着喘息,不多时竟歪倒在你的胸膛上,睡着了。

     抱起金光瑶,你快步走到寝殿里将她安置于床上。看着她恬静的睡颜,你的心里溢满了一片温柔,只觉一个爱字都不足以形容你对金光瑶的感情。

     “唔嗯……?”正当你要转回去批公务时,金光瑶软软糯糯地轻唤出声。你转过身发现金光瑶伸出手四处摸索,嘴里还喃喃着你的名字。你呼吸一滞,立马奔回主殿将排骨汤一饮而尽又风风火火的赶回来往床上一躺,抱住金光瑶便是止不住的喜悦。

     去他劳什子的公务!不做了!什么都没有我家小甜心来的重要!嘿嘿嘿,阿瑶叫我了阿瑶有了我当爹爹了阿瑶好可爱……嘿嘿嘿嘿嘿嘿

     你表面上安静如鸡,内心的小人却不知御剑飞了几百万里,恨不得立马对全世界宣布自己对金光瑶的占有,让那些狼崽子不要再盯着阿瑶这块美味了。看到没,这位是我夫人,世界上最好的夫人!

     你内心的激动直到半夜才平复下来。连着几夜未眠,就算你是个修仙者你也撑不住。蹭蹭怀里的妻子,你心满意足的沉入梦乡去看望一下未来的宝宝,全然不知在你睡去后金光瑶做了些什么。

     睁开眼,金光瑶慢慢地从你怀中挣脱出来趴在了你身上。亲亲你上翘的嘴角,金光瑶将一枚生死蛊埋入你心口。

     “是我贪得无厌,得了你的宠爱还想占着你余下的一生……如此一来,我们便绑在一起了。你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金光瑶将枕下的匕首丢下床,躺回到你的怀里,红润的嘴唇勾起一个笑容。

     情之所依,心之所系。代君受命,保君平安。 娘,阿瑶找到一生的归宿了。


[PS.生死蛊:剑三五毒技能,对玩家使用可对其施加生死蛊,当与被施蛊玩家在同一场景时,自己将代替被施蛊人承受一切伤害。简单来说,就是被种蛊者要嗝屁了,伤害会转移到种蛊者身上,替被种蛊者去死。]

敛芳·下[你×瑶瑶(性转)]

     你呆呆的看着金光瑶的脸,又慢慢低头伸手摸上金光瑶的小腹,在她的肚子里,睡着你们才两个月大的孩子。

     你突然想起了什么,急急抬头:“阿瑶!那药我一直在喝!我绝对没有停过!事后都仔细处理过的!”

     你和金光瑶成婚两年,感情甚好却没有子嗣。并非是修仙之人难有后代而是金光瑶不愿。

     是的,金光瑶不愿。

     幼时的记忆依然深深地铭刻在她心里,尽管认主归了宗,可她仍被那个所谓的父亲嫁给了她从未见过的你,就算你以真心待她她也未曾放下着段经历。金光瑶想,如果我没有能力护住我的孩子,那他还是不要来这世上遭受这般苦难的好。

     而这一切,你都明白。

     三年前你在聂家初见那时还叫孟瑶的她便上了心,在听到她回了金家后一刻不停地备了聘礼上金麟台提了亲。你也曾后悔过,但不是后悔娶了她而是后悔为什么不和她先培养起感情再来求亲。若不是自己太过鲁莽,成亲的那一年自己也不会和阿瑶闹的关系这么僵。就算后来两人敞开心扉谈了整整一夜你也没有解开她的所有心结。

     至少,她还不愿怀上你的孩子。
 
     你知道她还没有完全信任你,你知道她要权利要地位要尊重,你也知道她有和野心相当的手段。于是,你替她威逼利诱金光善把孟诗供上了宗祠。你也没有阻拦她回到金家,反倒一再放纵她,连手中的力量全送到了她的面前。

     至于孩子——慢慢来,她不愿便不生,总该不能让孩子成为她的绊脚石。

     在你们真正圆♥房的那晚,你当着她的面喝了一碗药。看着她困惑的脸,你轻声说,你身体不好,不想要孩子的话,我来喝药吧。金光瑶错愕却没有疑问。就这样,你们两个一直保持着这样的默契,丝毫不提要孩子一事。现在金光瑶说她有孩子了,怕是这好不容易挣来的信任和温情都要破灭了!

     “阿,阿瑶……我发誓,我绝对没有不喝药,我绝对不是故意的,如果是我做的,我,我,我就被天打雷劈,不得唔——”你焦急的抱着她,眼里满满的都是害怕,嘴里的毒誓还未说完就被金光瑶伸手堵住了,“看你那傻样,瞎说什么呢?”金光瑶瞪了你一眼,“你那药是我换的。”

     嗯?!

     你愣愣的看着金光瑶,金光瑶摇摇头凑到你的耳畔,“两个月前,家里清谈会你出去忙了,我便让大夫把药给换了。”“可,可你不是?”你心里大震,而未说完的话被金光瑶接上:“仙督之位我已有十全的把握,金家的事情更是不足为虑。怎么,你都不怀疑这个孩子不是你的?”

     “不可能。”你摇摇头,将头埋在金光瑶的胸前,“阿瑶不是这样的人,我信你。我只是担心,你的身子还未养的大好,怀了孩子之后怕是要受罪了。”“不怕。”金光瑶摸摸你的头,声音里却莫名带着丝丝哽咽。“哭甚?”你替她抚去眼角的泪,却不想金光瑶拉着你的手吻了过来。

     到嘴的肥肉哪有不吃的道理?

     你含着金光瑶温软的唇,慢慢撬开了她的齿关,引导着她的舌与自己的纠缠在一起。一点未能咽下的涎水自嘴角溢出,滑下金光瑶小巧的下巴,落在她的衣襟上。许是喘不过气,金光瑶伸手推推你,你念着她怀孩子便只能不甘的松开她。金光瑶无力的坐在你身上,平复着喘息,不多时竟歪倒在你的胸膛上,睡着了。

     抱起金光瑶,你快步走到寝殿里将她安置于床上。看着她恬静的睡颜,你的心里溢满了一片温柔,只觉一个爱字都不足以形容你对金光瑶的感情。

     “唔嗯……?”正当你要转回去批公务时,金光瑶软软糯糯地轻唤出声。你转过身发现金光瑶伸出手四处摸索,嘴里还喃喃着你的名字。你呼吸一滞,立马奔回主殿将排骨汤一饮而尽又风风火火的赶回来往床上一躺,抱住金光瑶便是止不住的喜悦。

     去他劳什子的公务!不做了!什么都没有我家小甜心来的重要!嘿嘿嘿,阿瑶叫我了阿瑶有了我当爹爹了阿瑶好可爱……嘿嘿嘿嘿嘿嘿

     你表面上安静如鸡,内心的小人却不知御剑飞了几百万里,恨不得立马对全世界宣布自己对金光瑶的占有,让那些狼崽子不要再盯着阿瑶这块美味了。看到没,这位是我夫人,世界上最好的夫人!

     你内心的激动直到半夜才平复下来。连着几夜未眠,就算你是个修仙者你也撑不住。蹭蹭怀里的妻子,你心满意足的沉入梦乡去看望一下未来的宝宝,全然不知在你睡去后金光瑶做了些什么。

     睁开眼,金光瑶慢慢地从你怀中挣脱出来趴在了你身上。亲亲你上翘的嘴角,金光瑶将一枚生死蛊埋入你心口。

     “是我贪得无厌,得了你的宠爱还想占着你余下的一生……如此一来,我们便绑在一起了。你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金光瑶将枕下的匕首丢下床,躺回到你的怀里,红润的嘴唇勾起一个笑容。

     情之所依,心之所系。代君受命,保君平安。 娘,阿瑶找到一生的归宿了。

[PS.生死蛊:剑三五毒技能,对玩家使用可对其施加生死蛊,当与被施蛊玩家在同一场景时,自己将代替被施蛊人承受一切伤害。简单来说,就是被种蛊者要嗝屁了,伤害会转移到种蛊者身上,替被种蛊者去死。]

敛芳·上[你×瑶瑶(性转)]

雷!不要挂我!想满足一下我日瑶瑶的愿望!神级ooc!
文题无关。

     夜已深。
    
     你揉揉胀痛的太阳穴,对满桌的公务感到无奈。近来修仙界事情繁多,你不仅要处理自家的事情,还要帮衬着自家小娘子巩固仙督之位。

     啧,肚子饿了。

     你起身,欲唤侍从进来却被一只白皙柔软的手按回了凳子上。你微微一惊,一回头就看见了本该躺在床上的夫人托着碗汤水温柔的看着你。你顾不得其他,接过金光瑶手里的东西放在案上便把她拥进怀里。

     “怎的还不睡?可吃过药了?”轻抚金光瑶眼下淡淡的青黑,你心疼的问。她的身子不好,前几日着了风寒,尽管你知道她这样也能把公事做好,但还是抢了她的文书让她好好休养两天。“哪有这么脆弱?”金光瑶笑着轻拍你的胸膛,娇俏的模样让你忍不住凑上前亲了亲她的面颊。她也不躲,甚至在你退回去时回亲了你一口。“这样才对,白白让你占了我的便宜我才不干。”

     小气极了。

      可你偏偏就爱全了她这副性子。

     “赶紧喝汤吧,我特意和嫂子学了一天的。”金光瑶掐了一把你的脸,“看看你,都瘦了。”“为夫那是被你的公务闹的,你说你要怎么补偿为夫?”你不要脸的向金光瑶邀功,仿佛她不给你点甜头你就要满地打滚似的。“噗嗤——”金光瑶看着你滑稽的表情笑得欢快,又拉起你的手按在她的小腹上。“我两个月没来月事啦。”“是不是病了?!”你吓了一跳,明明自己都这般细致呵护了,是哪出了疏漏?

     仔细回想了一下,你既没有忘记夜里给金光瑶盖被子,也没有忘记亲手熬药茶端到金光瑶面前盯她喝掉,日常起居不无小心伺候着,是有谁气到自家亲亲娘子吗?!

     日,老子捧在手心含在嘴里供在心上的人居然被欺负了?!被老子发现是谁老子不扒了他的皮!

     金光瑶对你的脸色一会疑惑一会愧疚一会又变得愤怒而感到无奈,她叹口气,戳着你的眉心将你的心神唤回。“我的意思是说,我有喜了。大夫说了,整整两个月啦。”

     有,有喜了……?!

看标题,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