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醉昀〈高中缓更了解一下〉

请大家看看我的置顶

总结一下今天的答题,有晓薛,前排预警

三热度啦
其实码字我比较喜欢用 Andream记事,简便还可以换自己喜欢的背景超爱它的_(:з」∠)_


十热度啦
其实我没有多喜欢的BGM,产着什么粮就听什么样的歌。插了刀子就放我的一个道姑朋友或者爱殇之类的,小甜饼之类就太多了,开车的话……广播剧了解一下?至于字体嘛……我个人比较喜欢华文楷体,满足了我这个强迫症2333[不知道看过我的文的小可爱有没有发现我的文里没有同一个词会反复出现呢]

就20热度了吗?
其实我超级喜欢这个脑洞的,但一直舍不得写出来
脑洞预警,有原创人物出现!

世人皆道那敛芳尊的母亲是个娼#妓,可又有谁知道那思诗轩里的孟氏原本是个隐士家族里的大小姐,又有谁知道金光瑶有一双生兄长?
  两人虽为一胎所出,但长相却千差万别。如果不是有思思一直在一旁守着,孟诗怕是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抱错了儿子。怀着对心中那人的爱恋和渴望的自由,孟诗给两个孩子分别取名,一人叫孟霄,一人叫孟瑶。
霄瑶,逍遥。
尽管日子不好过,可孟诗还是一步一步把两个儿子拉扯到了七岁,可天有不测风云,孟霄却被人给拐了去。原是那孟瑶上街去替楼里的姑娘买些脂粉,却不料被歹人看上,当街就要抱走孟瑶。一直偷偷跟在弟弟身后的孟霄冲上去就咬住了那人的手。歹人痛极便松开了孟瑶,孟瑶趁机逃开几部,正要回头招呼哥哥快逃就只见哥哥被扇了巴掌跌倒在地,旁边围了不少人却没人上前阻止。歹人看看孟霄,忽然嘿嘿一笑,扛着人就走,周围竟没人拦住他。孟瑶想救回哥哥就被人一脚踢开了很远,“别那么着急,等我把你哥卖了再来找你,到时候你们两个一起伺候哥哥啊哈哈哈。”
孟瑶想爬起身奈何他没有一丝力气,现在的孟瑶心里已经慢慢种下了黑暗的种子,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多人看着却不帮帮哥哥……
噗——越想越乱,孟瑶胸口一阵气血翻涌,轻咳几下竟吐出了一口血。也是可怜,若不是看他们太晚未归家前来寻找的思思,孟瑶怕是要死在在大街上……
等回到思诗轩,孟诗见两个儿子一丢一濒死,也一病不起,思思无奈值得拿出身上准备赎身的银子替他们看了病。
说来奇怪,孟瑶醒来后什么都记得,却独独忘了他那个双生哥哥……

好吧,很长也很无聊,但我想改变瑶瑶的结局,至少让瑶瑶可以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啊qwq

顺带,孟霄有cp,估计大家都想不到2333







30热度emmm……段子来个晓薛吧

薛洋今天难得乖乖地靠在晓星尘的大腿上闭目养神。
此时的晓星尘抬着书细细翻阅,面上虽不显却着实是有几分不自在。平日里他看书的时候薛洋什么时候消停过,怎么今天这么安静,莫不是病了?
薛洋懒懒地掀起眼皮就看见自家道长担忧的眼神。薛洋有些奇怪便开口问道:“道长怎么了?是洋洋太好看了所以喜欢看着我吗?”晓星尘听他这话,登时就红了一张俊脸。 尽管害羞,但晓星尘还是稳稳心神问他:“阿洋怎么了,今日怎的这般安静,是不是生病了?”
哎呀,他不就是犯懒了嘛,至于这么担心吗?薛洋心里默默吐槽,不过嘴角的笑容确是怎么也拉不下来。薛洋忽然起了都弄晓星尘的心思,便微微起身扯着晓星尘的衣襟又拉着爱人的手往自己的小腹探去。“道长……我怀了你的孩子呀。”看着晓星尘猛地抽回手满脸惊诧薛洋就忍不住笑了出来。而晓星尘一见薛洋笑成这样就知道自己被耍了。晓星尘也不恼,捞起薛洋就压在了身下。
“道长,你干嘛?!”
“阿洋不是想要个孩子吗?那好,我们生。”
“我哪有说过?!道长!唔——”
啊啊,春日正好,而义成小小的棺材里也是春色满满呐。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