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醉昀〈阿鱼阿鱼是条咸鱼〉

请大家看看我的置顶
催更扩列群:711213973
“不信宿命,不需俗名。
清浊自在人心,
善恶是非,正邪黑白
远不是我等可以操控的。”

30热度emmm……段子来个晓薛吧

薛洋今天难得乖乖地靠在晓星尘的大腿上闭目养神。
此时的晓星尘抬着书细细翻阅,面上虽不显却着实是有几分不自在。平日里他看书的时候薛洋什么时候消停过,怎么今天这么安静,莫不是病了?
薛洋懒懒地掀起眼皮就看见自家道长担忧的眼神。薛洋有些奇怪便开口问道:“道长怎么了?是洋洋太好看了所以喜欢看着我吗?”晓星尘听他这话,登时就红了一张俊脸。 尽管害羞,但晓星尘还是稳稳心神问他:“阿洋怎么了,今日怎的这般安静,是不是生病了?”
哎呀,他不就是犯懒了嘛,至于这么担心吗?薛洋心里默默吐槽,不过嘴角的笑容确是怎么也拉不下来。薛洋忽然起了都弄晓星尘的心思,便微微起身扯着晓星尘的衣襟又拉着爱人的手往自己的小腹探去。“道长……我怀了你的孩子呀。”看着晓星尘猛地抽回手满脸惊诧薛洋就忍不住笑了出来。而晓星尘一见薛洋笑成这样就知道自己被耍了。晓星尘也不恼,捞起薛洋就压在了身下。
“道长,你干嘛?!”
“阿洋不是想要个孩子吗?那好,我们生。”
“我哪有说过?!道长!唔——”
啊啊,春日正好,而义成小小的棺材里也是春色满满呐。

愫沅:

热度!热度!

瑾醉昀〈周末更新的杂食户〉:

#占tag致歉#
看到我家大大玩这个啦也想来试试,不虚,说到做到
另外,点梗的文已经写好啦,等我找个时间打出来
给你们撒fafa


评论

热度(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