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醉昀〈阿鱼阿鱼是条咸鱼〉

瑶厨,洋厨。all瑶向cp杂食,洋洋的cp杂食
其余请往置顶一观
催更扩列群:711213973
“不信宿命,不需俗名。
清浊自在人心,
善恶是非,正邪黑白
远不是我等可以操控的。”

明月照归途[二]

     嗒——嗒——嗒——

     眼前一片漆黑,有水滴落砸在什么地方的声音。

     孟瑶想睁开眼查看一番身体却没有任何反应,随后,他发现自己的手不受控制地动作起来。

     “他”的手上拿着一件湿透的衣物,摸起来料子到好,是楼里的极尊贵的客人才穿的起的衣服。孟瑶想,那水怕是从这衣服上滴下去的。看来“自己”这是在为谁洗衣了。

     “是我没用,还要劳烦孟公子为我洗衣。”从“自己”身后传来一人清朗又略带局促的声音。而孟瑶在听到这个声音后才发现自己能看到东西了,当然,身体还是不受控制。“怎么会,您坐着就好,这事我做惯了不麻烦。”“自己”缓缓开口,音色却吓了孟瑶一跳,这明明是自己的声音!“而且我也担不起泽芜君一声孟公子,泽芜君不嫌弃的话唤我阿瑶就好。”“好,阿瑶。”那人愣了愣,也就从善如流地唤道。

     孟瑶察觉到“自己”心里涌上一股喜悦之情,颇感怪异,是谁能让自己如此?

     还没等他再看一会,他眼前的景象就变了一变。此刻换了一个高大俊朗的男人站在他面前,正向“自己”说着什么。

     “男子汉大丈夫,何须忧谗畏讥。”男人拍拍“自己”的肩,语气中充斥着一股愤慨之意。但不知为何,孟瑶就是觉得十分安心。

     是的,安心。

     自幼成长于勾栏,母亲体弱保不住他们,孟瑶和孟霄无时无刻都得防备着老鸨把他们卖了,因此他们从来就没有切实地体会到过安全感,可此时,那种暖融融的感觉却真实的从他心底升起,眼眶也微微湿润起来。

     可惜的是还没等孟瑶再享受一会这种感觉,他面前的世界又换了一个模样。连续的场景转换让孟瑶脑子发昏,还没完全清醒过来怀里就扑进一个少年。“小叔叔!阿凌的剑法是不是又长进了!”

     小叔叔?!

      孟瑶目瞪口呆,他什么时候多了个侄子?!然后他愣愣的听见“自己”开口了:“当然了,阿凌天赋异禀,这剑法你很快学会也是应该的。只是切不可急躁,若是因为一些进步就得意忘形反而阻了你的修为。”

     “嗯,阿凌知道了。”那少年快有现在的“孟瑶”高了,但依旧挡不了孟瑶想要揉他的头的欲[~]望,孟瑶忍不住,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忍不住。而伸了手的代价就是少年炸了毛和背后传来的嚣张笑声。“哈哈哈哈哈,金凌你看看你!你,你那个发型哈哈哈。”

     原来这个孩子叫金凌吗?

     等等,姓金!

     孟瑶脑子一转,很快就明白此时的“自己”怕是已经被认回金家了。

     既然回到金家来了,那娘亲和哥哥呢?

     不等孟瑶细想,刚刚大笑的人便从后面扑上来,一把揽住“孟瑶”的肩,甜腻腻的糖果气息瞬间就盈满了孟瑶的鼻腔。“小矮子,你看你的小侄子,真好玩~”“成美你且住口。”“自己”轻笑着开口,语气里莫名带着一股宠溺。

     成美?

     蛮可爱的。

     可那成美并不这么觉得,他恶狠狠地伸出手扯住“孟瑶”两腮用力往外拉。还没等“自己”把成美的手打开就有人代劳了。“薛洋!你给我注意点!别以为宗主宽容就容的你这么欺负他了!”

     “切~”成美嗤笑一声,却放开手替“自己”揉了揉脸,“我和宗主多熟了呀,宗主大人又怎么会和我计较呢,对吧金光瑶金大仙督?”

     金光瑶?

     我认回金家改名叫金光瑶了吗?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名字这么令我难受?

     到底发生了什么?

     娘亲呢?哥哥呢?为什么一直没看到他们?!

     在这一刻,孟瑶夺得了身体的控制权。他一把扯住走到他面前的白衣男子的衣襟,及近疯狂地问:“我阿娘呢?我哥哥呢?”那男人被吓了一跳,在睹了一眼旁边的金凌后犹豫开口:“宗主,夫人不是早就过世了吗?而金子轩也在十年前……亡了 ”

     什么?!娘亲,没了?!金子轩又是谁?

     孟瑶不甘心,死死盯住男子的眼睛说:“我没兴趣知道金子轩是谁?我哥哥呢?!我哥哥孟霄呢?!”

     算了,孟瑶松开了男子的衣襟。他已经从那人眼里的震惊担忧疑惑中得到了答案。

     哥哥不见了。

     说好了陪我一起认祖归宗孝敬娘亲的哥哥不见了,娘亲更是在多年前就故去了,那我还活着干什么?

     孟瑶下意识往腰间一摸,不知从哪掏出一根琴弦就往脖子划去。

     一点也不痛。

     孟瑶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动作慢慢放缓又开始倒退,一直退一直退竟退回到了孟瑶出去买胭脂的那晚。和孟瑶这次所经历的不同,在另一个世界孟霄代替孟瑶被拐了出去。然后孟瑶就用旁观者的身份看到了另一个孟瑶的一生。哥哥被拐而失忆,娘亲悲痛至一病不起,偶遇蓝曦臣,金陵台认亲却被踢下来……一件件一桩桩都昭示着那个孟瑶过的有多悲凉可笑。

     最终,画面定格在“自己”被拉入棺材后后面对的一片黑暗中。孟瑶笑笑,自己前世过的还真是凄惨啊……他伸出手想触摸一下棺壁,黑暗突然裂开道道缝隙掉落,露出后面一片白茫茫的空间。而那碎片则化为屏障包围了孟瑶。

     「阿瑶,闭上眼睛。」
     
     脑内有一个声音在劝他,孟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跟着那个声音做。

     「睡吧,不要回想起来,太苦了。」

     轻缓的感觉让孟瑶渐渐沉沦。

     「你看,前世的你何苦要帮他做那件事?到头来他还是恨你,还是侮辱你的母亲。」

     还是那个声音,这次孟瑶的面前出现了孟诗的温柔的脸。

     「阿瑶,睡吧,永远做那个贫苦却有母亲有哥哥的阿瑶吧……」

     对啊,上一世好苦,我想要娘亲想要哥哥……

     “阿瑶,阿瑶!孟瑶!”

     谁?谁在唤他?

     “孟瑶!你这次又要抛下哥哥了吗?!”

     不,哥哥,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怎么会抛下你……

     “阿瑶,你醒醒,醒醒啊……”

     我睡着了吗?哥哥别哭,阿瑶这就醒……

     「不!孟瑶你给我留下!」

    随着孟瑶的逐渐清醒,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只是这次多了几分气急败坏。然而孟瑶并不理他,开始奋力对付面前的屏障。孟瑶用手撕不开就用拳头砸,砸不开就用脚踹。孟瑶使尽了所有手段就是破不开,只能颓废的坐在地上听着孟霄越来越绝望越来越嘶哑的呼喊。

     哥哥,我在这!阿瑶在这,你听得见吗……

     眼泪盈满眼眶,孟瑶无力的拍打着,哭泣着但根本换不来丝丝垂怜,最终只能被脑子里混沌的信息搅得再次昏睡过去。

     「还真是顽强,居然坚持到现在才睡过去。」

     暗影涌动,最终从虚无中闪出一个人。她走向包裹着孟瑶的黑色大茧,并未受到阻拦就将孟瑶抱了出来。

     『辛苦了,我帮你这一次,接下来的路就看你们自己了。』

TBC.

[PS·瑶瑶拽住涉涉的衣襟的时候踩了板凳(不,瑶瑶放下你手里的恨生1551)
顺带,那几个人的出场顺序是按照他们在瑶瑶心里的重要程度(片面不完全)来排哒:蓝大>聂大>阿凌=薛洋=苏涉
本文不涉及涉瑶!不涉及!
瑶瑶下一节就恢复前世记忆啦!

接下来是无奖竞猜环节!
Q1:[……]里的话是谁说哒

Q2:文中[……]提到的,阿瑶替谁做了什么事?

Q3:[……]为什么要让瑶瑶睡过去?

Q4:文中最后出现的“她”会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答案其实沾边就好,至于后面的“她”的身份也不用太详细,大不了把“她”的种族猜一猜也好呀♥
(实在想要奖品的话,番外顺序由你来定呀~)]
    

评论(5)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