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醉昀〈阿鱼阿鱼是条咸鱼〉

请大家看看我的置顶
催更扩列群:711213973
“不信宿命,不需俗名。
清浊自在人心,
善恶是非,正邪黑白
远不是我等可以操控的。”

明月照归途[一]

   [原创人物预警,全员重生背景]

目录:
预告

  云梦,思诗轩。

     破旧的小院里,两个瘦小孱弱的孩子正面对面洗着成堆的衣物。他们露出的小手被春水冻的通红,小小的脸上也泛着不健康的白,虽看着病态却不狼狈,衣衫洗的发白但很干净,一看就是被仔细管护着的。

     “孟瑶!去给姐姐买盒胭脂来!”院内富有节奏的洗衣声被外来的娇滴滴的声线给搅乱掉,被唤作孟瑶的孩子抬起头看向那个不速之客。“兰姐姐,我和哥哥在洗衣服呢,这衣服洗不完哥哥和母亲都没有饭吃呢,你可以让其他人去吗?”“切——”那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走过来,看似温柔地弯腰抚上孟瑶的脸,下一秒却狠狠收紧手指,尖锐的指甲险些划破那张白净的脸蛋。“你以为你是谁?老娘让你去吗是你的荣幸,还敢推脱?!你信不信我可以让你们一家永远不用吃饭了?”女人直起身子,轻蔑地笑出声,“孟霄,让你那个杂种弟弟去,买不到我我要的胭脂或是你敢跑出去,你那娘亲今晚不知要受多少折磨啊。”“可这都夕……”孟瑶还想再说却被孟霄捂住了嘴。“兰姐,我让阿瑶去买。”孟霄脸上扬起一个笑脸,“姐姐稍等。”“哼!”女人径直走了出去,留下两个无奈的孩子。“哥,你怎么还笑的出来啊。”孟瑶拉拉孟霄的手,看着孟霄脸上的笑容总觉得哥哥很不对劲。“阿瑶,哥哥也不想笑,可哥哥不得不笑。”孟霄揉揉弟弟的头,孟瑶知道孟霄心情不好,也就放任了孟霄的行为。

     “哥,这都晚上了,哪有地方卖胭脂啊?我怕。”

     “还是要出去找的,找得到最好,找不到可以免得她说我们忤逆她让她借机多虐待娘亲。你放心,有哥哥在,谁也不能伤害你。”

     “好。”

     孟霄和孟瑶完全没想到,就是今天这一个决定,改变了他们的一生。



     夜已降临,街上虽有不少人却莫名显得阴森森的。孟瑶有些害怕,越发念起了孟霄,想念起孟霄的怀抱。“孟瑶不怕,哥哥说过会保护阿瑶的,阿瑶不怕……”就这样,小小的孩子一边往四周观望一边寻找着卖胭脂的人。

     突然,从暗处冲出来一个男人。那人穿着普通脸上神色却恶心人的紧,他快步上前一把抱住孟瑶就要把他往旁边的小巷子里拖。孟瑶自要挣扎,可他一个瘦弱的男孩怎么能挣脱一个大男人。眼看着孟瑶就要进去,一个极快的身影便扑到了男人身上咬上了男人的手。男人痛极下意识用另一只手抬起受伤的手查看。而孟瑶则借着这个空档逃开了那歹人的怀抱。

     “哥!”孟瑶刚想拉着哥哥逃走,转头只见男人一巴掌扇到了孟霄脸上。男人何等力气,本就瘦弱的孟霄直接摔倒趴在了地上。不知何时,他们周围围了一圈人,孟瑶想求他们救救哥哥,在看到那些人幸灾乐祸和嘲讽的笑容中熄了这个念头。

     男人抬起脚,一脚踹上孟霄的腰,孟霄痛极不能躲闪,竟是被踢得直直砸到了不远处的墙上又被弹了回来,仰面躺倒昏了过去。“哼,还想和老‖子斗。”男人笑着往前走了几步俯视孟霄。“长得倒不错,还可以赚点钱。”“你想干什么!”孟瑶听到他这番话又怎会不明白他想做什么,当即扑过去抓住男人的裤子:“求你放了我哥哥,你想要我干什么都可以,求你放了他!”

      “哦?干什么都可以?”男人弯腰挑起孟瑶的下巴,看着孟瑶精致可爱的面容满是贪婪,“你只有乖乖呆好,等我把你哥哥卖了再来把你带走就好了。”

     什么?孟瑶有些呆滞,但在男人把孟霄提起来时拉住了孟霄的双手。“放手!”男人面色不善,故技重施,抬起脚就把孟瑶踢开了很远。他撇了一样孟瑶,“别那么着急,等我把你哥卖了再来找你,到时候你们两个一起伺候哥哥啊哈哈哈。”

     孟瑶想爬起身奈何他没有一丝力气,不知道是不是砸到了头,孟瑶觉得他脑子里混混沌沌的,就像一个人往他头里强行塞了好多东西却又把它搅乱。

     蓝曦臣……

     孟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叫出这个名字,但他还是努力往前爬了几步想追上前面走了很远的男人。在他昏过去的前几秒,他已经模糊的视线里闪过一丝碧烟。紧接着就看见哥哥向他跑来,而原本紧抓着哥哥的男人摇摇晃晃了几步就倒在了原地。

     太好了,哥哥没事。

     孟瑶朝他笑笑,彻底在及时赶到的孟霄的怀着睡了过去。

     殊不知在他昏过去之后,孟霄脸上竟缓缓绽放了一个笑容。他手指微动,一朵绿梅在以兄弟二人为中心的巨大光阵中缓缓绽开。一旁围观嘲笑二人的人们见自己被光芒包围皆不知所措,他们想去质问孟霄到底施了什么妖‖法却只能看到孟霄向他们道出了两个字:“再见。”他们想挣扎,却动不了,只能慢慢等着死亡的来临。而孟霄看也不看他们一眼,他抱紧孟瑶,有泪滴在了他的脸上。

     “阿瑶,我的阿瑶……哥哥回来了……”



[不知道算不算ooc,毕竟阿瑶才是一个八岁的孩子,有些事真的会憋不住会抗议会说出来,毕竟再聪明的孩子也会欠缺考虑,再加上哥哥平常也护着他,所以阿瑶被虐不是没脑子。再者,那个女人让阿瑶去买胭脂是已经将近夜晚了,胭脂铺子肯定打烊了,无论如何她都是要刁难孟诗的。我写着都感觉瑶瑶后来职业化的笑都是和哥哥学的23333

有个小私心,打了曦瑶tag。若有不妥可以评论让我删除
最后,大家看我这么可爱,可以给我留个小心心和评论吗♥]

评论(7)

热度(73)